舊人類只有自己的靈魂,
新人類的靈魂已成為法身。
法身就是自己的神,身處天國永生家園。
願眾生同登宇宙彌勒淨土。

南無 彌勒皇佛

福音見證

神蹟見證、天國樣貌、心靈悸動。 這裡是見證天國存在的一群人,  
以天眼所觀、我見我聞, 與您分享生活在天國的喜悅。

發佈: 成智     2018-10-25 23:24:10    點閱:1016      類別我見我聞  

靈魂的旅程(上) - 覺醒

靈魂的旅程(上) - 覺醒
(作者:陳嘉瑆;法名:瑞筬)

「望安」,澎湖群島的一個小島小漁村。島上的人們個個天生純樸,從以前起便以農維生以海為家。使得人們個個對廟宇的信仰文化是非常根深柢固,家家戶戶幾乎都供奉著神明,早晚清香,更別說廟會的期間更是勞師動眾。

從出生以來就是隔代教養,在沒有爸媽的教導下;阿嬤從小就是帶著我到村裡的各廟宇拜拜祈福,在老一輩的教導下學會了對神佛的敬畏、虔誠及信仰。從原本對神的認知是一"木偶",再隨著長大的認知進階到了"乩童",甚至在國中時期的某一天下課時,竟接到消息說神明指定我為「小法」,整個村裡共有12個小孩被指定,也就是要為乩童服務、行法及學習一些道教的相關科儀,因此在廟裡閉關了49天。因為這個插曲開啟了我和廟宇的另一層關係,也讓我更加瞭解到一些神與靈界的看法。

隨著時間的推進,大家也都長大出外至台灣本島工作了,廟宇的相關工作也就只有在特定節日才會一起回去幫忙了,而原本在南科工作的我,因為存了一些些錢,且對於大環境中種種因素的考量,於是毅然決然的離開了南科而自行創業了。因為我們的品牌在澎湖算是小有名氣,但在台灣就是要從頭打起了,開始的那幾個月的蜜月期確實不錯,網路寫手也來,記者也來,廣播也報,生意還算不錯。

一些高雄的朋友也都來幫忙,其中也有同村廟宇的小法朋友。一日,朋友阿龐突然打了通電話給我,說他們正在問事,問我有沒有什麼要幫問的,當下我也沒多想什麼,隨口回了說:「問看看生意上或店面有沒有什麼要注意的」。不問還好,結果竟然說:「店裡沒什麼問題,但望安老家出問題」,因為家中已無長輩了,所以家裡的三尊神像已長期沒香火供奉;除了太子爺外其它的兩尊神像已被外靈侵入了。

經過了來來回回到其它廟求證下也都這麼說,還來來回回處理了好幾趟。最後心一橫乾脆將祂們請到現在店裡樓上供奉算了。這一請也就開起啟了我靈魂的另一哩路了。安座那天也請了乩童及法師朋友一起來,也供請了神明確認,在一切都認定妥當以後,說著也怪,原本每天輕鬆可以達到的販售量竟在三天內腰斬,我還自我安慰說是生意的起伏,但這一滑幾乎快滑到谷底,而且還持續至今。

人在不順時才會想到神,一點也沒錯,和朋友的討論下又去問事,結果又要我跑到嘉義去領太子爺的兵,因為生意不順是衪在點我。這個說法好像不是很能接受,於是前前後後又花了好多時間在處理這些神像的問題。也花了好多金錢在買一些相關的東西,直到某日,最關鍵的一件事終於出來了,一切的一切就是太子爺要找乩身,人選就是我!

從此又要讓我到處去問到處去找答案及準備,來來回回又過了一兩個月了,就在看好日子的那天,法師朋友及另一位乩身也來幫忙,但說也奇怪,照我們的習俗附身應該是很容易的事,但那天搞了將近半天,累個半死,我就是不為所動。

但怎麼問就是那天要起駕,怎麼行法我就是沒感覺,到底是怎麼回事?事後我們討論了一下,又再詢問了以後,得到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答案,竟然是我望安廟的主神不讓我給太子爺當乩身,說我是隸屬於衪們的。但說也奇怪,既然想法是同樣要濟世,為什麼不能讓我家的太子爺使用呢?反而是主神自己又要到屏東找了另一位乩身在濟世,這期間我們又開始到處奔走,也往返屏東好幾次,也得到玉皇大帝的準旨,想說都俱全了,日子到了再試,結果還是一樣配合不起來。

全部的矛頭都指向了我們廟的主神,一切都是衪在干涉,但是我們都非常的納悶,神真的會這樣嗎?這跟我想像中的神好像不太一樣,另外還問出說衪不會放過我,連同生意也會受影響。走到後面來來回回也有半年多了,我實在是不想再為這些事成天愁眉苦臉,當時我的心裡漸漸的浮出了一個想法:如果衪非正神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呢?我開始想著我要小蝦米對抗大鯨魚了,反正命就這麼一條,生意也到了谷底,再怎麼差也不過就如此,連遺言都和女朋友說好了。

心想著我到底要怎麼做,難道就沒有比衪們更大的神了嗎?難道神界都沒有一個律法了嗎?就在很無奈的情勢下,一天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個關鍵字「第三眼」,一開始是看到坊間一些第三眼的介紹,以為是所謂的陰陽眼,能見到鬼神,於是我開始找「第三眼」相關的介紹,跳出一部標題為如何打開第三眼,作者:「正識金剛無上師」,一聽!天啊,這也太有趣了吧!怎麼會有這個觀念?一口氣將正識金剛無上師的影片全部看完,雖然並不是很多部,但這個門已打開了,感覺就是個無底洞,這些知識並不夠滿足我,於是又要開始找他說的台北陀彌天紫竹林寺,結果跳出了歷生菩薩的影片,哇……這個影片可就多了,就從那刻起,每天都在看影片,吸收一些真相的事情,從半夜二點睡,接下來三點睡,接下來四點睡,反正就是停不下來了。

整件事和女友討論後,暫時只有我們兩個知道,她也支持我,直到聯絡上虔真金剛無上師後,才知道高雄只有道場,但是菩薩是在台北和台中。那晚我就向皇母在心裡祈求,請皇母幫幫我吧,請讓我得遇歷生菩薩吧。好巧不巧隔天星期二,金剛無上師竟主動聯絡,說今天歷生菩薩要下高雄幫人祈福,看我要不要至道場看看,二話不說就答應了,但當天菩薩是很忙的,結果那天還更巧的是誠為金剛無上師從馬來西亞回來,於是趁此時間和誠為金剛無上師聊了一個多小時。

而他也很直接的和我說,就是地靈地煞。更加確定了我的猜疑,隔沒幾天我和女友直接前往台中觀音山玉佛寺,在立言師父的問事下,還查出了一件讓我嚇到的事,原來我的身上早已被下了符咒,靈魂也被勾到了大陸的懸崖邊,所以我怎麼做都是一個斷層。而後南無 彌勒觀世音皇母在本人的祈求之下賜了一首籤詩:

千載難逢識時務
掌握天機觀天象
智慧成長明心意
擺脫業力震枷鎖
心平氣和明顯現
所遇彌勒証菩提

也因此更加深了我對第三眼功能的學習心。

也就在這樣短短的一個星期內,我就進入了宇宙彌勒皇教,當時的我原本的起心動念就是要用此功能親自的「眼見為憑」。想法是狹窄的,開始上課後,不管是從影片、從書上、從問法中,我慢慢地體會到另一層面的感受,有情亦無情,無情亦有情。明心見性,物競天擇。過程中曾經短暫的迷惘,覺得周遭的人如此的可憐。但總在我無助時,皇佛的開示中,都會間接提到答案,師兄姐、師父、菩薩的解釋也推了我好大一把,與其感嘆,不如起而行強壯自己,做捍衛者該有的格局,接著仇恨心也就漸漸消失了。

短短一個月內,除了不停歇的練功外,知識的領域更是我最喜歡的一塊,身體方面確實的感受到氣的運行,女友感受到我的氣色明顯的轉好了。心裏因此踏實了許多,不再為了什麼事可以做,什麼事不能做而苦惱,也不再陷入既有的框架中,不用再聽信什麼安排,可以由自己來決定我想要的修行之路。靈魂層面衪也不用這麼的跟著我東奔西跑了,目前的我尚未能見到我的法身,但相信在我持續精進下,努力的逹到能與衪配合的條件,終有一天我們一定能天人合一。

待續...


回到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