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人類只有自己的靈魂,
新人類的靈魂已成為法身。
法身就是自己的神,身處天國永生家園。
願眾生同登宇宙彌勒淨土。

南無 彌勒皇佛

福音見證

神蹟見證、天國樣貌、心靈悸動。 這裡是見證天國存在的一群人,  
以天眼所觀、我見我聞, 與您分享生活在天國的喜悅。

發佈: 高珺翎     2017-04-28 00:38:58    點閱:1317      類別我見我聞  

夢見天的暗示(作者:陳霈姍,法名:語立)

在還沒接觸彌勒皇教以前,我曾經有過兩次印象深刻的夢境......

第一個夢境是:我感覺躺在一片非常寬廣平坦的草地上,仰望有著朵朵白雲的蔚藍天空。突然之間,天上出現一支隱形的筆,自動揮毫著幾個字,我就看著這支隱形筆一橫、一撇、一豎的把「陳」字給描寫出來,好像是書法家在臨摹的樣子。心想:直接投影出來就好了,為何要一橫、一撇、一豎的寫呢?片刻,畫面繼續寫上第二個「金」字,我心中疑惑了?又過一會,最後寫出一個「龍」字,三個字串連起來像是個名諱,當時我心想,那「陳金龍」是誰呢?為何天上寫這三個字出來給我看?感覺也很像是很多人會取的菜市場名字。當時醒來後很擔心是否是暗示性的夢,因為我爸爸叫「陳金塗」,而我堂弟叫「陳德龍」,兩個人都與夢境中的名字相差一個字而已。那到底夢境是要提醒我什麼呢?〈後來,才明白是引領我認識彌勒皇教的過程〉。

我的第二個夢境則是,在夢中感覺自己被一股力量牽引,很無神的往海裡走去,走著走著,海水淹到頸部了,就快要喝到海水了,心裏很緊張害怕,在夢裡有一個想法,我要是再走下去的話,一定會被海水淹沒的,我肯定會死掉的,不行!不行!我必須要脫離這個地方才行。結果,念頭剛一起動,就看見不遠處有一座小廟,廟前有一尊比廟本身還要大而且會動的神佛像佇立著,當時的信仰背景以為是玉皇大帝,因為其頭上有帶著垂簾的皇冠,我很自然而然的往那尊神佛走去,到了廟前我再回頭望向海邊。那時,內心響起一個聲音─苦海無邊。當下感覺到自己必須走向這尊神佛,才能從苦海裡解脫出來。

 

與皇教的因緣

 

我喜歡閱讀,常去三重的五常圖書館借閱書籍回家看,在民國97年的時候,借到了彌勒皇教文化出版社所出版的兩本書,分別是《AI超能智慧》與《超智慧進化》,我很認同書中闡述玄學與科學宗教的觀點,便將出版社資訊、道場和紫竹林寺的電話、住址記在我的通訊錄記事本裡。98年正逢金融風暴,經濟非常不景氣,個人身體與精神狀況不佳,工作不順,自己茫茫然對未來毫無方向感,深覺自己或許業障很重,必須透過宗教消業障、改運才會變好。記得曾經在醫院裡看到雜誌介紹的宮廟,有專門幫人消災解厄的,於是有一天,正打算去五股一間廟宇消業障、改運的路上,我騎著機車等紅綠燈之際,腦中突然閃現我的通訊錄記事本的畫面,並伴隨著內在的聲音說著:「別去了吧!回家把新店紫竹林寺的電話找出來」,於是,我轉頭騎回家並找出電話,馬上去電紫竹林寺,當時是一位師父〈法號:智開菩薩〉接聽,並告訴我當天在民權東路道場〈地址是民權東路二段九十號〉,有師父可以幫我解籤詩、指點迷津。掛上電話我火速騎去師父描述的道場,道場門口確實看到一個師父〈法號:智法菩薩〉坐在一張簡易型的問事桌旁。於是我向前問事,很驚訝的是,只需寫上名字即可,然後師父透過天眼觀命盤的方式替人解惑,這跟坊間算命需寫生辰八字等資料非常不同。透過與智法菩薩替我解籤詩釋疑之後,我便進入道場跟櫃台的念明老師閒聊,進一步認識彌勒皇學院。聽完老師的課程介紹,我當天就把口袋裡原本要去五股消災解厄的預算,馬上拿來報名玄宇功法與神識潛能的課程。

第一天去道場上課的時候,在櫃檯前遇見另一位師父〈法號:歷生菩薩〉,我仔細打量著:頭兒圓圓、眼珠亮亮、皮膚白白,面容清澈透光,就像小孩子似的,讓我聯想到日本卡通裡的「一休和尚」,很平易近人。上了道場二樓,又遇見另一位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許多的師父〈法號:願行菩薩〉。我想,該不會是這邊的磁場與等一下要練的玄宇功法,讓這整個道場裡的師父們與師兄師姐們,看起來都有著凍齡的感覺,讓我更想探索這個彌勒皇教。之後,我除了練玄宇功外,一有空檔之際就精進閱讀皇教的書籍,《彌勒金剛經》、《彌勒智庫》、《彌勒蓮觀》,到現在《未來佛傳》系列都緊跟著每一次新書的出版,從上課、閱讀書籍與聽開示當中,了解到新科學宗教─宇宙彌勒皇教的教義與宏偉,確實與坊間的信仰大不相同。皇教的教義,修行是不拘泥於某種戒律中,並非表象的吃齋、念佛、跪拜祈求平安,是能夠尋求自身不同時空靈魂的教導,面對物競天擇、增強戰鬥能力,突破困境深刻體悟,啟發深層意識的展現,鍛鍊生命本體。最後,人人都能夠自性成神,自在成佛。回想當初進入皇教前的兩個夢境,原來,那個空中刻劃出的名諱是彌勒皇教教主;原來,新店紫竹林寺寺頂上方的觀音皇母大神像,跟我的夢境有著某些程度的重疊感。真的很慶幸自己的靈魂在冥冥中安排好的劇本,讓我走入彌勒皇教修行。

 

全家改了兩次名字,被拔渡後才開始順遂

 

曾經由於我們整體家運都非常不順,大大小小的爭吵不斷,聽朋友建議找了一般姓名學老師改名。但是我們沒有太多的翻轉與感應。後來,98年進入彌勒皇學院上課後,我學到一個人的姓名與其原神動能是有著莫大的關聯性,仔細閱讀完《龍嶾命名術》後,才更了解到皇教的改名是透過龍炁拔除掉靈性上不好的質,賦予新的力量,配合原神的動能解開生命的枷鎖、束縛。於是我決定由我先改名,看會不會改變更好。記得改完名後沒多久,我夢到竟然自己駕駛噴射機,旁邊坐著一個人,那個人靜靜地坐在旁邊,駕駛艙內就只有我們兩個人,噴射機以垂直的方向往天空非常快速衝去,夢裡感覺緊張萬分,因為毫無要停住的樣子,我也不知道如何停住,我往右邊看旁邊坐的那個人,怎麼都沒什麼表示,就這樣我們倆沉默不語,我只儘管握住我的方向盤,直衝而上,直到我夢醒了。後來自己明瞭,透過皇佛命盤拔渡改名後,又進入彌勒皇學院上課,法身形成引領我向天行。做了這個夢境後,我感覺自己蛻變,變得比較有自信,潛移默化中,對於任何的學習勇於嘗試,自己在工作上有了更寬廣的格局,敢挑戰接受業務開發的工作,這是我以往不敢面對的學習。路是越走越寬了,運勢也真的變好了。還有,我大兒子在讀幼稚園大班的時候,曾經被膠水傷到眼睫毛,以至於他的眼睫毛都掉光了,一直都長不出來,直到他高三時被皇佛拔渡改名後,沒多久眼睫毛竟然悄悄地長出來了!真讓我們全家人驚喜萬分!我再也不擔心兒子們的課業,因為知道兩個兒子的原神,一個麋鹿、一個羚羊,經過皇佛拔渡命盤後,相信動能自會開展,會各有一片天的。兩兄弟感情很好、也都很孝順,沒有青春期的叛逆行為,皆順利考上國立科技大學。我先生〈曾稘笎師兄〉的才華也在職場得到應有的發揮,深受老闆的器重,在此非常感恩彌勒皇佛的拔渡。

 

靈魂的皈依與法名

 

家母於民國100年5月17日因病去世,第三天我請智法菩薩賜予法名,在第十天時就夢到母親了。我夢到母親與我在民權東路道場二樓的彌勒皇學院上課,一會兒她起身離開教室往外走出去,我隨即跟上去,一直跟到荒郊野外,到了一處山坡地,看見她突然停下來,因為好像沒有路可走了,都是山壁,但山壁的上方有個金爐,我感覺到她好像要去金爐做什麼似的,我就一直站在她身後靜靜地看著她,並四處張望在找有沒有可上去的路或階梯,不一會兒我就看到母親怎麼已上達山壁的上方,而我還在山壁下方找可以上達的階梯,夢境中我非常的心慌,為什麼母親有辦法上去,那我到底要如何上去?還在以肉身的思維思考事情。醒來後我突然知曉了,在母親生前時常掛急診住院,每當住院時我都請菩薩們隔空祈福並點燈,也徵求她的同意代她皈依觀世音皇母,或許因為有皈依與賜法名,靈魂已受到天國的教導,所以她知道用意念的方式即可上達她要去的地方。這也讓我更加相信幫祖先賜法名,當祖先們受到天國智慧的教導,因為DNA的連線,身處陽間的子孫們也會潛移默化,慢慢改變思維,變得較有智慧,家運自然就會漸入佳境。

處理歷代祖先的業力拔渡時,處理到夫家阿公賜法名,阿公大哥的靈魂突然跑出來,歷生菩薩就問是否有旁系祖先因意外死亡?坐在旁邊的老公即答:「確實有一大伯公在花蓮工作遭石頭壓死」,當時我們因預算問題只想幫直系祖先賜法名,所以沒去多想多做。但約三週過去後,我心裡頭總放不下這件事,於是跟老公商量,還是儘快把大伯公賜法名吧!因為大伯公沒有直系後代,若我們知道了卻沒幫他,那還有誰可幫他呢?後來馬上安排時間請歷生菩薩賜法名,在處理的過程中,我們才得知原來在伯祖父的墳墓,靈性被無形的蜈蚣力量所困住了,還好我們有幫他處理。在賜法名完的當天晚上,我就夢到一位老伯伯拿了一大疊千元鈔票放在我手上,似乎在感謝我。在夢裡,我數了鈔票之後立即將錢拿給念明老師,醒來後這個夢境讓我很納悶。隔沒幾天我剛好上山去紫竹林寺,就接到一通要賣道路用地的電話,與地主議價約定日期簽約,一切買賣都很順利地完成,從來不曾如此快速的成交,所拿到的佣金比我們付出的錢還要多,太不可思議了!回想起來,好像是伯祖父對我們的感激,也像是送我們的禮物。記得在給歷生菩薩祈福時聊天,菩薩曾對我說:「事情是給有心人做的,不是有錢人,皇教的弟子都不是有錢人,但都是有心人。」所以這一切讓人感覺到起心動念,真心付出,真的很重要。

 

感恩 南無 聖上無極彌勒天皇

感恩 南無 聖至無上彌勒觀世音皇母

弟子 陳霈姍〈法名:語立〉叩首


回到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