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人類只有自己的靈魂,
新人類的靈魂已成為法身。
法身就是自己的神,身處天國永生家園。
願眾生同登宇宙彌勒淨土。

南無 彌勒皇佛

福音見證

神蹟見證、天國樣貌、心靈悸動。 這裡是見證天國存在的一群人,  
以天眼所觀、我見我聞, 與您分享生活在天國的喜悅。

發佈: 方和瑆     2017-04-24 17:34:20    點閱:469      類別我見我聞  

我的皇教信仰之路(作者:李玟笭,法名:智誠)

我的皇教信仰之路

遭憂

 

初始接觸皇教,是我感覺人生最沒有方向感,只能用風雨飄搖來形容自己的時候。

 

彼時因為考試失利,沒考上理想學校,只好獨自前往南部一所新成立的國立大學就讀,該校當時的環境相當貧瘠,學校四周不是大學城,而是雜草高於一人身高的環境,同學們都戲稱那是一片「莽原」,而選擇的科系也非當時我所擅長的科目,因此讀起來備感艱辛。大二時,某次出遊回來後,又不慎發生車禍,壓傷了踝骨,之後腳踝便開始疼痛不堪,這樣的疼痛隨著日期長遠,痛覺竟一路開始遍及膝蓋,髖骨甚至到達腰脊,並漸漸的影響到動作的靈活度,並時時覺得倦怠、上氣不接下氣之感。

 

一週之中,大概隔三差五的就得去中西醫診所,去電療或是整復調理,而這樣的過程,狀況還是沒有什麼進步和起色。接著連我的情緒也開始出問題,從無法入眠開始,漸漸的走向憂鬱,學校的課業也顧不上了,我曾經一個禮拜因疼痛走不出家門,腦中時不時的會生出一些不好的想法,如「你完蛋了」、「你身體壞了」、「你什麼都做不好。」我只能一再的告訴自己,那不是我真正的想法,以求渡過每個時時刻刻。

 

有一次我默默的走向自己租屋處的17樓陽台,望著陽台和樓下的馬路,覺得人生無望,死亡的想法一直纏繞著我。( 而事後回頭想來,那些想法像是被另一種力量牽引導致,可以感覺自己的靈體扭曲但難以抗拒。) 也許上天也給我一線生機,當時養的一隻寵物貓,突然在那時候喵喵叫的跑來磨蹭我的腳,並且跳到陽台的牆上看著我,我趕快一把將貓從陽台上抱下來,覺得貓如果掉下去,自己都覺得心疼,我有人身,怎能不珍惜!

 

得救

 

原本我不是善於求助的人,也不知道誰能幫助我。我只能把這些狀況告訴我的好朋友,朋友告訴我,她「在台北練氣功,道場有道行涵養很高的師父可以處理各種疑難雜症。」我想自己的問題如此複雜,身心都出狀況,真的有什麼師父可以幫我嗎?當時學自然科學的我,對宗教的想法就是很鐵齒,覺得鬼神之說很不可信,很多地方的術士也都是在裝神弄鬼,欺騙民眾,但我也已經常試過很多「正規」的醫療方法了,總覺得都沒辦法找到重點。既然好友這樣說,我也抱著姑且一試,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來面對這件事。

 

來到台北,見到的是歷生菩薩,菩薩祈福處理過後,我開始從腰脊處感覺到一股熱力由下往上緩緩向上散至頭部,感覺精氣神都被提振起來,心中突然出現一個聲音:「我有救了!」菩薩問我有沒有好一點,我說:「有。」內心十分感動!她說我的體質特殊,對於靈性磁場相當敏感,學校和住處的磁場都不太好,我被影響的很嚴重,之後請朋友教導我「玄宇功」的調氣方式,這是神佛的功法,可以讓我在不好的磁場中能調整自己,不受影響。

 

菩薩在祈福時,也教導我觀看自己的靈體,原本看進去是一團黑氣,看到自己穿著深藍色的布衣,整個狀況就是很糟。調整之後看到的自己,頭髮已有了髮髻、冠帶,衣服也改為白衣,帶點紋彩。原來這就是靈體的樣子,以前懵懵懂懂的,但我發現這裡跟以前接觸過的宗教團體的教導方式完全不同,這裡竟可以教導你去看到自己靈體的真相,還可以調整靈性的狀態,經由皇學院的教導,靈性可以漸漸的往上修,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事,即使當時僅有20-21歲左右,卻仍然可以感受到皇教的殊勝。

 

初信

 

在這之後,心裡就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聲音,我想信仰「宇宙彌勒皇教」。後來經由朋友的引介,到了新店燕子湖的紫竹林寺,皈依為皇教弟子,獲得了 皇母的法名。初見  皇母,覺得祂與外面的廟宇中的木頭神像不同,可以感受到祂的光芒萬丈能量遍及四方的,可是接近的時候那種溫暖卻很和煦,祂可以動,能微笑,甚至能溝通。每次回到  皇母聖殿參拜,身體背負的重量就好像輕了一些,在這裡練功打坐,就是可以很有被「補氣」的感覺,雖仍要回南部繼續學業,但已經沒有那麼力不從心之感。

 

經過了這樣的歷程後,我漸漸的開始了新的人生方向和目標,決定要重拾小時候渴望要做的事情–「成為一個中醫師」。這時不再覺得自己的身心靈都飄飄蕩蕩的不知道要如何前進,生活也漸漸步入軌道,一方面將學校的課業補齊、完成,原本以為無法如期完成的大學學業也如期順利畢業。另一方面也開始蒐集報考學士後中醫系的資料,讀一些相關的教材。經由寺中菩薩跟師父的提點,原本的名字也有很多缺陷,比較容易讓自己的生命陷入谷中,土的性質也太重,既入谷底,又被土壓住,生命的動能自然難以發揮,想想自己的遭遇,確實如菩薩與師父所言,因此我也在來祈福的同一年決定改名。

 

改名處理之後  皇佛問我能不能看見祂,我閉上眼睛只覺得眼前的 皇佛,金光閃耀,幾乎無法直視,僅能看見一個輪廓,而無法近觀,在當時對於皇教信仰自覺還是初始接觸,還不是那麼明白的時候,我能感受到的不多,但是從沒有發生過這種現象,在我想起任何人的影像的時候從沒有發生過的狀況,心想這不是想像力,因為怎麼想仍然無法轉變更動這個畫面。張開眼來,我跟  皇佛報告了剛剛看到的景象,  皇佛只是微笑點頭,告訴我:「這樣有瞭解了嗎?」我點點頭,心想,這一定是個不凡的遭遇,我遇到的不同於往常的神能者,雖然我當時不明白其中的道理。但在那時刻相信了一件事,改名的過程已改變並拓展了這一生的劇本。

 

祖先的願望

 

藉由祈福與改名,我的生活與心境也漸漸的步入比較穩固的狀態,比較沒有之前飄幽恍惚的感覺,記憶力也漸漸恢復,比較像原本的自己,也沒有再出現那個一直否定自己的聲音,意志跟肉身比較可以互相搭配,能夠靜下來準備中醫的考試。但每到考試那天,考不滿一節課,就開始頭痛,有時候還痛到想吐,整日的考試下來就是頭像被罩住一樣的悶痛,邊痛邊寫題目的狀況,考了兩三次成績就是一直還是在通過的邊緣打轉。

 

我再度到  皇母聖殿去求籤問事,菩薩那時告訴我,不需要改變努力的方向,但家裡的祖先有被引渡的需求。這又是我從沒想過的事情,原來祖先的系統與子孫的生命DNA是互相聯繫的,祖先若受困,則家中子孫亦不平安,即使努力了,有時候缺的臨門一腳就是難以跨越,或是生命動能難以發揮。想想自己既然已經決定好方向,也做足了努力,確實就好像缺乏那麼一點點過關的能量,但我那時因為種種的困難,無法立刻就將祖先請菩薩幫忙引渡至九華林安奉,菩薩告訴我可以先向祖先許願,等到考上畢業後再來還願即可。

 

因此我在考前,也在自家祖先牌位前擲筊詢問祖先:「是否能在這次考試讓自己的成績可以如常發揮,若能考上畢業後,定擇期將祖先安奉於九華林。」結果一擲筊,祖先就答應了,我再擲兩次仍然是「聖筊」,擲筊的過程中,可以感受到祖先的欣喜和希望被引渡的心情。而這次考試戲劇性的在和祖先擲筊同一年順利考上,並且考試當天,神奇的是沒有再像之前一樣發生頭痛等奇怪的狀況,如今畢業後處理了安奉的事宜,算是完成了自己與祖先約定好的一項很重要的任務與心願。

 

以上是我走入皇教的過程,而其中除了諸多化不可能為可能的事蹟之外,皇教的書籍也是教導眾生智慧的寶庫,指明了人有靈魂、肉體、法身可以一度一度修行回歸彌勒淨土的路徑,而不再是過去佛家所講的,要不斷輪迴,還不一定可以回到天國!可以聆聽到這樣的福音是多麼令人振奮的事啊!!

 

感謝  彌勒天皇

感謝  彌勒觀世音皇母

以及感謝能在皇教的菩薩、老師與師兄姊指導中不斷成長

也特別感謝最初介紹我到皇教來的立淨老師


回到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