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人類只有自己的靈魂,
新人類的靈魂已成為法身。
法身就是自己的神,身處天國永生家園。
願眾生同登宇宙彌勒淨土。

南無 彌勒皇佛

福音見證

神蹟見證、天國樣貌、心靈悸動。 這裡是見證天國存在的一群人,  
以天眼所觀、我見我聞, 與您分享生活在天國的喜悅。

發佈: 高珺翎     2017-03-18 15:53:02    點閱:699      類別我見我聞  

我的道心,永不止息(作者:楊珝筬,法名:慧志)

首先我要感謝我的家人,及一路走來的所有人。

 

我是個再平凡不過的人,跟大部份的人都一樣,上學念書之後當兵、工作……就是一般人的生活。這樣的生活,在我當兵時出現了轉捩點。

當兵期間,疼愛我的爺爺往生,在部隊裡的我聽聞噩耗,加上非自由之身,對當時的我,是又悶又難過。我站在爺爺的靈前,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就是:「阿公,你現在過得好嗎?」可我,又怎麼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好呢?我是從那時候開始,才認真思索人生的意義。

 

物競天擇的宗教觀

每當部隊放假,我就會去書店開始找書,起初是哲學類的,後來看到心靈成長的書,我發現還是宗教類的最適合我,特別是輪迴的概念,佛教的書,最能打進我的心,或許是在我的深層意識裡面,就是希望生命是能夠延續的吧。對於一些神通方面的書籍,更是讓我好奇,有些靈通人士,可以告訴你,你的前世是某某某,對於死後的世界,天國的世界的具體描述,讓我著迷!我好想也能成為那樣的人,對一切事理的通達,我認為,神通可以帶我走向那樣美好的自己。

我的家庭沒有宗教信仰,當時的我對宗教的概念就像海綿一樣,來者不拒,在偶然的機會,我在建弘書局翻到了宇宙彌勒皇教的書,這本書叫做《AI 超能智慧》。裡面講到這個宇宙,就連天國都是「物競天擇」的世界,這個觀念實在太震撼我了!對!沒錯!這就是我追尋的真理!怎麼現在才有人講出來,完完全全命中我的心坎裡!對於皇教的書,我真的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。

說到這,我從小到大,一直有一種道理存在我的內心世界,旁人無法理解,這些道理似乎是與生俱來的,我無法說出口。其實我到二十幾歲當兵前,從來也不曾想過要追尋什麼真理,只是很單純的念書,之後預計結婚、工作,就這麼過日子,家庭教育也是如此,直到我遇到了皇教的未來佛法,經典所說的內容跟我內心潛藏的感覺重疊了,並且超出我所理解,卻是又深又廣的智慧在其中,我很清楚的知道,這就是我要的!這就是為何我一直堅定不移最根本的原因。在修行的路上,難免會遇到挫折、困頓等,我只要把我一開始的這份堅定拿出來,一切都擊倒不了我。

我的深層意識裡,向來就不覺得做善事、得善果是我要去追求的事,我當時常有一個問題,如果一個蚊子在叮自己,那我應該是要打死牠,還是要趕走牠?打死牠犯了殺業,趕走牠不也是促成別人的殺業嗎?難道不是經由自己的手去殺生,就沒有殺業了嗎?我好矛盾!當時的我常常矛盾在慈悲善惡間徘徊,這麼矛盾的心,我心裡清楚,我肯定還是要輪迴,而且並不是做什麼善事就能夠解脫的。但當皇教肯定的示現物競天擇的宗教觀後,我發現,我內心所有的一切矛盾頓時都得到了解答。(現在的我已經可以告訴自己,盡我本分蚊子當打則打,吃肉吃素全憑自然,當帶著善惡之心所做之事,自然不出善惡輪迴。我吃肉是因為我需要,與善惡無關。)

 

第一次看到法身

皇教教導五眼八神通,我當兵時存了點錢,想說書裡面講得這麼有道理,就想親自一探究竟,但坊間充斥宗教歛財等負面形象,這樣真的好嗎?腦袋裡評估幾回後,完全擋不住內心蠢蠢欲動對真理的渴求,想說,反正若被騙,頂多幾萬塊沒了,如果是真的,那我賺到的可是永生的眼界,太划算了。現在想想,當時的我,其實也還蠻有智慧的。

退伍前夕我報名上課了,先從學習玄宇功開始。當時正值年輕力壯,練功對我來說,似乎不那麼必需,若說身體真有哪裡不好,那就是偶爾會有胃食道逆流(俗稱火燒心),或是說話沒什麼邏輯,常常會跳來跳去的。但神奇的事是,練一陣子之後,我發現我平常的胃食道逆流的狀況,居然不再發生了!而且說話、看待事情都也都變得清明了,我很感謝玄宇功帶給我的幫助。

接著我想講的是,我學習神通的過程。

皇教裡教導五眼八神通,開宗明義就是告訴大家,第三眼功能是每個人與生俱來就有的。這打破了普遍的認知,以為這些神通力是要某些大修行者,或是天生體質特殊的人身上才會看到,其實,真的不能這樣看待!為什麼?因為我就是從沒有到有的。嚴格說來,我天生不能說沒有,只能說,我常認為很多事、很多畫面是我「想像」,但這其實就是天眼的基礎。

從想像力開始,一直到轉變成天眼畫面,對我來說,這中間其實經歷過許多過程,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正心正信。我在一開始受到皇學院的菩薩引導,從觀想南無 觀世音皇母開始,一直到回歸宇宙天國,面見天皇、皇母之後,有段時間我一直矛盾,到底這是想像力還是天眼?因為,我若是用想像的,的確是可以想像得出畫面,也可以輕鬆編個故事,但畫面裡,自己的衣服居然是會轉變的!從一開始樸素的素衣,到後來穿的是官服,我並沒預設要穿這樣的服裝,但卻出現這樣的畫面讓我看到。

坦白說,若是這樣的天眼能教導我智慧,對當時的我來說,真的是半信半疑。神通,不是應該會有神佛會告訴我,宇宙之道是怎樣?或是,法身會告訴我,面對困難時可以怎麼看待。但是,都沒有!留下的是我一直揣摩與猜測的心,一直想辦法驗證,想從別人口中測試出,我所想像的是否為真實,確定是真實的,我才開始要相信。但當時的我,正在考驗裡面,又怎麼會知道我的內心世界其實是這樣的呢!

但我沒有因為達不到我內心對神通的認知,就終止了我的修道之路,因為什麼?因為經典!經典裡面的智慧太浩瀚了,我常告訴我自己,我之所以沒辦法成為自己想要的那樣,不是自己真的沒辦法,是因為自己智慧不夠,經典裡的一切是真的,只是我尚未證得,我想要讓自己更好,我願意學,一定有哪裡我不知道的地方需要調整。

我想我大概有一段時間是比較沉靜的,雖然常常出沒在各個能做志工的機會場合,無論是大佛手,或是在廟裡引導信眾等等,但我內心一直在尋求我心中的解答,我觀察、我學習、我還是做著菩薩行的事,不因為自己的困惑未解,而放慢自己精進之路,與引渡眾生的機會,因為我知道我智慧不夠,我需要累積更多經驗值,還有許多眾生未能接觸未來佛法,我覺得我有責任,要讓更多人知道。也因為我的堅持下去,我得到了更多弘法的機會,我開始能夠上課,對外寫籤詩等等。

 

天眼不只是天眼,更是教導智慧之眼

至於想像力如何轉變成天眼的呢?答案其實就在我點滴的過程中。在一次國際書展寫籤詩的過程中,被我「印證」了;當時有一位外國人來問事,我照例寫了籤詩給他,也翻譯成英文讓他理解,他只說他的健康不好,不知可以怎麼改善?我眼睛閉上觀看的時候,看到他的心臟,旁邊有一條彎彎的管子非常明顯,我心裡想,這該不會叫做心導管繞道手術吧!我心裡又有一個聲音,「這是想像的,先不要講出來,講錯怎麼辦?!」最後我只跟外國人說:「你要注意你的心臟!」沒想到,他居然跟我說,他的心臟動過手術,比手劃腳的講,有一種手術把血管怎麼接……是的,跟我看的是一樣的!這件事,我到現在都還印象深刻。

所以我的天眼能力是很準的囉?其實,這只是我的天啟現象,知道有這功能就好。我越追求這種準的感覺,就越沒法如我所願,反而到最後,我只能順其自然,以我見我聞,一葉清風的方式,看到什麼就什麼,至於,對方怎麼想,則是對方的問題了。因為畫面並不是我想看什麼,就呈現什麼,時間不到就算呈現再多也沒用。舉例來說,就像之後有人一樣問身體的狀況,我往對方的身上看去,畫面一轉,有時就看到他常常熬夜,或是思慮過多的畫面,而導致身體出現問題。若我硬是要看對方身體哪裡不好,反而常常是一片黑暗,那或許不是天上要呈現給對方知道的,一方面也是給我的教導。一開始,自己會很沒信心,猶猶豫豫的,天眼好像失靈了,其實那都是人的思維過重。在當下的我,是不知道自己正在被考驗著,只知道,我要一葉清風,一定是自己哪裡沒做好,才會看不到。是的,我正經歷這些過程!

印象中有一次,我在練功當中,突然看到自己的法身出現,穿著功夫服站在一個牌樓前,我想著,祂應該是要打一套功法給我看吧!我等了很久,祂一動也不動,我告訴自己一葉清風觀看就好,別太在意,但祂還是不動。我累了,想說不管了,自己練自己的吧,才剛一動念,分秒不差,法身就動了起來打了一套大開大闔的功法,十分飄逸!我心裡頓時了解了,原來我所有的念頭,都在法身的觀照當中,我自認為的一葉清風觀看方式,並不是真的一葉清風。是的,法身又豈是我期待些什麼,祂就會給我什麼的呢?我若不能察覺自己,細微的有求之心,哪天被眾生渡了也是很可能的。我很感謝法身以這種方式教導我,祂真的好嚴格,我也不曾聽祂跟我說我的盲點,只有在我做對了,我才知道錯在哪。

 

天眼處理業力,實用於行住坐臥中

若要說到天眼對我的啟發,莫過於透過天眼處理業力(簡稱頻率)的過程,這讓我對天眼有更深一層的體悟。

平常我會運用天眼處理自己身體的不適,也就是透過天眼觀看,是不是自己身上哪裡出問題。我的經驗是那些地方,往往氣場會呈現黑色,更甚至會出現一些靈體或精怪。在恭請完神佛教導後,我的法身就進入那些境界中去處理,和纏繞住我的邪靈精怪等打鬥。處理的過程千變萬化,有時候是自己的靈體被邪靈困住,有時候是法身在某些境界,等待肉身的我一起處理。

最重要的是,每次處理完後,都會發現身體輕鬆很多,這是非常令我振奮的事!透過靈界的處理,是真的可以讓我的身體變好,並且確確實實的反映在我的身體健康上。重點是,自己可以處理自己!並不是靠他力完成,這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!因為我就是確實感覺到法身的存在,能感受到處理黑暗空間時那種空壓、陰冷、血腥(當然也有天國之美),也能感受到法身堅定的眼神及能量,每次處理或多或少能提升自己的眼界,我喜歡這種感覺,這種出其不意,宇宙的浩瀚等著我發現的感覺,若要我一直生活在這種感覺裡,我百分百願意!

就是因為這樣的法門讓我更加相信,肉身在這一世是有可能成就的!

在我內心裡,一直都認為眾生皆平等。黑暗面我有,別人也有,也不會少,光明面也是,差別只是在有沒有被激發而已。當我開始接觸宗教後,知道「眾生皆能成佛」的道理時,我非常喜悅,因為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,原來我是可以成神成佛的。眾生平等,所以只要我持續精進,終有一天我可以到達。但這都只是道理上的相信,是一種讓我持續學習的信念。

但皇教教導我的不只這些,皇教讓我看見法身,祂處理的一切,也會反映在我的肉身或周遭上,我的信仰就變成我的生活了,這一切是息息相關的!

 

大佛手菩薩行,豐富我的心

皇教除了教導我天眼,最一開始其實是從做大佛手開始。大佛手是一種能將病氣排除,並以神光加持的功法,此外同時也提升自己的能量與道行。說真的,我還蠻勤做大佛手的。如果要問我印象最深刻的例子,我現在回想起來,都是記住一些不好的經驗。這可能跟我的慣性有關,大部分好的事,我都下意識的覺得理所當然,也就是被大佛手過的信眾,幾乎十個中有九個,問他們都是覺得放鬆、神清氣爽、眼睛變亮、情緒穩定下來,有的明顯地可以看到臉色變紅潤等,但總有例外。這些例外的累積,給了我很多課題修正自己。

一開始我在做大佛手的時候,是以一種做功德的心去做,怎樣的功德的心呢?雖說是隨喜功德金,但每次信眾的功德金的多寡,我還是有在注意。雖然認知是歡喜皆奉行,但一旦信眾做得功德大,我的內心,還是不小心會心生「大喜悅」!所以,每當遇到幫人做完大佛手,信眾沒有做功德的時候,內心裡面,有時是波瀾不已的。表面上是沒關係,可以想盡一切理由讓自己好過,一切隨緣,但內心只有自己最清楚。

有一次在道場樓下做大佛手,有位信眾恍神恍神的坐了下來,龐大的身軀,把整個塑膠椅都坐滿了。我當然是很認真的幫她做完大佛手,發現她恍神的狀況已略有改善,正當她晃阿晃的打算離開的時候,我再次提醒她可以做功德,她聽了之後微微點頭,然後又晃阿晃的離開了。我心裡後來想,難怪有一部分處理不到,原來是這樣啊!

這件事,一轉眼應該也過了一年吧,有一次我在廟裡做志工的時候,居然看見她帶了她的爸媽來紫竹林寺禮佛,我一眼就認出她,我問她還記不記得,我幫她做過大佛手氣功調理,她不置可否,但看得出她一直跟在她爸媽身後。其實我的內心是開心的,開心的不只是她終於來了,而是這件事更讓我有感,什麼叫做「一切隨緣」!雖說我當時還著實檢討了一下自己,是不是因為她沒做功德,內心起伏了一下,又告訴自己「難怪有一部分處理不到」。但我現在是感恩的,是感恩我自己!我並沒有因為對方恍神、感覺業力很重,出手就有所差別,我很喜悅自己很認真的做完了大佛手,也帶出之後她與家人,一起跟紫竹林寺結緣的因緣。

當然還經過許多事件的累積,大佛手我只舉這一個例子,菩薩行的過程鍛鍊我,讓我看待事情更加清明清澈。現在若問我,人家做功德的大小怎麼看待,我會回答,功德的大小不是我來判斷的,那我會不會因為人家做大功德而心生大喜悅?我會回答,喜悅是一種態度,功德大小是跟這個人有關,我只需要以喜悅之心做好自己的事,並累積自己的功力,其他的,上天自有安排。

 

祖先入我夢中

修習皇教法其實也是澤被家人及祖先。皇教教導我們,在夢裡面也是能受到神佛的教導。我印象很深的一次,是我的爺爺來到夢裡。他往生時已經七十幾歲了,在夢裡他大概只有四、五十歲,他帶了一位重量級人物走進紫竹林寺參拜,在夢裡,我只知道他帶來的這位人物,是非常重要的人,直覺就是自己的某位祖先。醒來後,我覺得應該是我的祖先要賜法名了,當時智法菩薩在廟裡,我提到這件事,菩薩說:「你是不是爺爺有兄弟沒有處理?」我愣了一下,是的,我爺爺的哥哥,我稱呼為「伯公」,他在我小學的時候就往生了。因為他得了小兒麻痺症,對他的印象就是一直坐著靠床邊,起身都要坐輪椅,家人照顧他非常辛苦。

我回想了一下,嚇了我一大跳,是的,那個樣子就是我伯公的樣子,但年輕許多,只是他居然是用走的,我怎麼想也想不到是他。事後當然馬上處理,處理完後,我的內心感覺到放鬆了許多。或許是時間到了吧,祖先們是真的知道要找上我,才能透過天皇、皇母及地藏王佛的引渡到幽冥仙境。

其實我忍不住想爆自己的料,我的人的慣性真的是習性難改。大約在兩年前,我又做了一個夢,夢到我的浴缸上面放了一面鏡子,我走近鏡子一看,看到鏡子裡面,浮現了一張我曾祖母的臉,隨即又變成我的高祖母,正在納悶的時候,場景一轉,看到歷生菩薩從旁邊走過去,夢境就到這裡。醒來後我心裡又想,我要幫祖先賜法名了,因為我從爺爺輩開始,往上處理了三代,應該是要處理第四代了!我隨即預約賜法名,在要賜法名的當天,我靈機一現,把之前處理過法名的祖先的皈依證書拿出來整理,結果發現,我只往上處理了兩代,也就是我只處理到曾祖父母,再往上高祖父母(第三代)居然還沒處理?!那我哪來的印象是處理了三代?或許冥冥之中祖業也是影響我,讓我隔了七年才又重新處理。

其實夢境已經很明顯告訴我,鏡中的曾祖母現了高祖母的樣子給我看(還好以前我們家廳堂上有放祖先的照片),我還是很慣性的認為,要處理祖先了,但要處理哪位祖先,自己居然是迷糊的,都已經明示的這麼明顯,居然還沒想到,回想起來真是汗顏!所以夢中的教導是不是真的,當然是真的!

皇教教導我們,透過天眼處理頻率,其實不只是處理自身,連帶也能處理受困的眾生靈性。因為可以看到這些邪靈的背後,是有更大的魔力在背後,不只困住我,也網住很多生靈,處理這些背後的魔,其實也救渡了被魔所困的其他靈性。這對我來說,能夠自渡又能解救眾生,是件很有意義的事!一開始初入皇教的我,是很喜歡這種感覺的。

 

我的初心

我想多著墨一些在我的初心。

有人會問我,一直堅持在皇教的初心是什麼?其實很單純,就是「我好,我也希望別人好。」除了練玄宇功身體好,物競天擇的觀念讓我茅塞頓開之外,《未來佛傳》系列的書,更增長我的智慧!裡面敘述神的故事,祂們也有祂們的悲歡離合,光明與黑暗面,也有著在大環境下不得不的無奈。

我想節錄《撒旦的悲哀》裡的一段話跟大家分享:「在宇宙的歷史之中,對任何的人、事、物無法以全貌來做衡量與論斷,只能找出事件的點來述說,就好像撒旦在光域的紀錄之中,祂確確實實是一位背叛者,但是低界物種的宇宙歷史之上,祂又是一位領航者,何謂英雄?何謂寇者?很難在如此不可知的宇宙歷史之中論斷。」「在論定宇宙歷史的紀錄之中,只有事件的因緣,而沒有好壞之分,在這世界上,誰敢真正的說自己是一個純然的好人?道理就在此!」我對這些話著迷,什麼叫做眾生皆能成佛,我覺得這就是眾生皆能成佛!書中的撒旦最後轉化成為神能者,如果高高在上的神能者也歷經這樣黑暗的過程,我當然也有機會成神,我心中也有撒旦的那一面,而且還不見得少到哪去。

放下是個結果,而黑暗與光明面的掙扎才是刻骨銘心。書裡面沒有以高道德標準看待自己的修行,一切唯心。平實敘述了神能者的貪嗔癡、黑暗面,無情與有情,也有著人類的道德瑕疵。成神成佛並不是大師們才可以,我出生在平凡的家庭,這些文章鼓勵我能夠勇往直前,我看著這些文去體悟,漸漸地我好像沒那麼憤世嫉俗了,漸漸地總是行色匆匆的我,也多了點給自己寬容的空間,去欣賞及聆聽別人的話。「比以前自在」這是現在的我對自己下的註解。有這樣美好的體驗,開始了想和別人分享法門的心,當然之後衍生出來的暴君思維「認為自己好,下意識想強迫別人也要好(即使口頭不說)」這些過錯也是經常發生。但,誰沒有過程呢?

我記得我第一次有幸能被皇佛祈福,我請示皇佛一個問題:「外面有這麼多人,有這麼多業力,是不是能夠幫他們解除身上的業力呢?」皇佛回答我:「不是每個人生病都會去看醫生的。」結果我居然笑了。真是太有智慧了!是啊,我太執著於別人有業力,需要被救渡了,我自己又何嘗不是現在才想到要看醫生呢?現在回想起來,也已是十年前的事了,那時的我,還真是熱血啊!明明沒有人需要我渡,卻很想渡很多的人進來,但這是我的初心,我一直都沒有忘!

 

求法的熱情,是我成長的動力

還記得當時我只是個皇學院靈眼班的學生。一直到天眼班我到苗栗後龍教書,剛好新竹也有道場,那時的我,每個禮拜最少兩次到三次、上課及假日的大佛手志工。從後龍到新竹奔波,騎車來回約兩個鐘頭,持續了半年。正值冬天,每次都騎到手凍僵,特別是寒流來襲時,常常回到家拿起鑰匙,對著鑰匙孔都要花好幾分鐘、等手解凍(偏偏風還是冷的),才有辦法轉開這個門。還好住在農田裡的一間房子沒人經過,不然人家看到,一定會問我幹嘛站這麼久、不進去,而且還右手拿著鑰匙,然後左手握著右手,在門前面全身掂起腳、扭來扭去。是啊!當時就是這麼熱情,並且甘之如飴,我認為我在做對的事。

那時候還要湊學費(我不希望我的皇學院課程中斷),所以我在台北上靈眼班課程時兼了好幾份家教,湊足準備出國的托福及GRE考試,以及天眼班的學費。上了天眼班後,當老師的薪水不會太少,因為要省錢所以勉勉強強夠用,要省錢就要跟學生一起吃營養午餐,晚上則是要吃吐司或是簡單的便當,勉強可以度過,就是為了要湊慧眼班的學費,我一刻都不想等,只想要升階,就這樣持續了半年,說起來這個老師當的也挺克難的,入夜後就是蟲鳴鳥叫,沒有什麼娛樂,就是練功加看書。我很懷念那段歲月,單純的精進,就是堅持做我認知對的事。

這樣的熱情是我成長的動力,我還記得每當書展或是大佛手現場,我都會很熱情的跟自認為「有緣」的讀者,分享書裡面的內容(有些人應該會覺得被我拖著、定在原地吧),往往熱情的解說後,有時候,有人會問一句「你們的師父吃素嗎?」、「我只是路過來看看」、「你們教主我認識」等等,很明顯不在我的話題裡,長久下來,我也練就了,人家要幾分我就給幾分,至於我多給的,那就是無條件奉送的本事,不用期待人家能理解你,多說少說、多做少做,但求無愧於心。我覺得心能安住於無愧,真的需要功力去堆積!

我不敢說現在的我做的無愧,事實上,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,自己心裡清楚。皇教的彌勒未來法能帶給我的太多了,讓我了解宇宙的浩瀚並參與其中,讓自己有一顆自在的心,這是我非常感恩、感念的,以往我將自己的心鎖得太緊了,我能體會這個法門的殊勝性。我願以我的生命來捍衛這樣的法門,並遵循天皇、皇母的教導,讓生命能有得渡之法,回歸宇宙天國,這是我的願。

最後我非常感恩南無 彌勒皇佛將彌勒未來法示現,因為您的無怨無悔創教及重整天軌,讓無盡的眾生與我都能有所依歸,感恩您!

 

感謝 南無 聖上無極彌勒天皇 

感謝 南無 聖至無上彌勒觀世音皇母

 

弟子 慧志(叩首)


回到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