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人類只有自己的靈魂,
新人類的靈魂已成為法身。
法身就是自己的神,身處天國永生家園。
願眾生同登宇宙彌勒淨土。

南無 彌勒皇佛

福音見證

神蹟見證、天國樣貌、心靈悸動。 這裡是見證天國存在的一群人,  
以天眼所觀、我見我聞, 與您分享生活在天國的喜悅。

發佈: 高珺翎     2017-03-28 09:54:43    點閱:963      類別我見我聞  

天之教導-明智心法我自生(作者:彌智法)

「我家門前有小河,後面有山坡,山坡上面野花多,野花紅似火……」,這首兒歌琅琅上口,也是我最引以自豪的居住環境,一直到我於皇教剃渡出家後,回家探視父親時,才明白家中陽宅風水有多麼地惡劣……。

從小手腳就冰冷的我,連夏天洗個熱水澡,腳底都是透涼起來的,冬天就更不用說了。因此,當我看到有人夏天穿毛衣、披大衣時,我並不會覺得奇怪,對於身體底子極寒的我,雖然不至於夏天穿冬衣,但是對此我能理解。原本以為是我的先天體質弱(是弱了一點,但不至於那麼地寒),直到出家後第一次回家,探望八十幾歲的老父親時,坐在客廳冷得直哆嗦。當我回到寺中分享時,才知道原來在我出家前,請師父前來處理家中陽宅時,師父們都直言我家有多陰寒……,而這還是處理過後的地氣、地磁之狀。(感謝  皇佛慈悲,父親辭世前讓我每週回家探望,意味著我於聖山的洗滌下,不到一週體質就已經改變,元氣慢慢地復原……)。

難怪小時侯常夢到各式各樣的鬼怪出現我家,還有滿山滿谷黑色蛇靈(因為我家住在半山腰,前後有山,面前為一山谷),連野黑貓死前都相中我家前庭院不肯走,最奇特的是一隻叫哈比的狗,死後出現在我夢中,身後還帶著兩條大蟒蛇,一條盤踞在我家廚房,一條盤踞在我家前庭院,還可以聽到狗兒的慘叫聲,當然更不用說洗澡會看到鬼從窗台飄過,睡覺時燈不時自己亮以及房間有東西被翻動……,還好到了皇教,才知道此為一地煞頻率系統……。

肉身所居住的陽宅地理,跟往生者死後所選擇的風水良地一樣地重要,它深深的影響到所居住人之身、心、靈。因此,當我奉旨可處理陽宅時,透過處理各式各樣的地靈地煞時,才知道地表上的建築物不代表背後的力量。而人們慣於用肉眼觀,卻忽略了靈眼、天眼之道,很多天生的防禦系統,因為文明的崛起而喪失,就如同看到一個人的表面行為舉止並不代表其內心,表相不代表真相,這些都是在皇教,透過 天皇、皇母的教導,以天眼觀、籤詩示下及追蹤處理等系統的教導才知道的呀。

 

永生家園的初乍現~

猶記得剛出家的頭三天,連續每晚睡醒時,看到的不是我肉身睡的地方,而是天上寢室(肉身那時是六人擠一間小套房,上下鋪),好大一間中式寢室(驚覺很像是我永生家園的初級版),看得到布簾隨風飄曳,幽幽燭火、典雅舒適……。為了看清楚,記得我還坐起來,直到場景轉換後,才又睡下去。

當時在寫永生家園時,在我的書法間有一聖物,一把古意盎然的龍形大扇,法身說那是皇佛贈予的,才憶起有次 皇佛去大陸回來後,有送一把扇子給我,那時透過雙手接過來時,整個一股電流傳遍我身,轉入中丹, 皇佛說那是給我廣結善緣的……,你就知道我有多麼地珍惜,不論是 皇佛所贈予亦或是開光的每一件寶物了,我何其之幸啊! 皇佛為了眾生一線生機,於世間留下了九龍夜明珠各式佛尊、聖畫及其各類經典、開光寶物等…就是希望眾生能珍惜此成佛之道,回歸天國。

 

皇佛引導天眼系統~

香格里拉大樓是早期師父們修行休憩之所,二樓有一道場,稱金竹林寺(現稱陀彌天聖境,那時還沒有四大聖殿,為紫竹林寺聖山發源地)。每當我頂禮跪拜到 南無 大地藏王佛時,不時會憶起 皇佛的天眼引導(早期凡學員靈眼班驗証過關後,進入到天眼班學習時, 皇佛皆會親自一一導引每位學員的天眼),記得我被導引約快2個半小時,回到家都快半夜二、三點,然而最辛苦的就是 皇佛,每天都導引著排約的學員,開法老師在旁輔助。那時的天眼引導主要是 皇佛親自坐鎮,而我們學員透過引導天眼的過程中,凡遇到不對的頻率系統或業力干擾時,自己打回去,回到天界去,至於是回到那一個境界中,還是於天界中為官、為兵、為民等,端看每位學員之慧根或修為。因為在那時金竹林主殿供奉著三尊大佛,中間為 南無 觀世音皇母,左右為 杵魔八臂觀音及 南無 大地藏王佛,被引導時,我怎麼看都祇有看到 南無 大地藏王佛佛身發亮,其祂兩尊佛身除了看不甚清楚外,場景也暗了下來,我的靈魂出現在佛尊前跪拜,呈一長髮披肩之鬼像(聽說第一次被導引出來大多為鬼像說),之後就順著天眼所觀之境界敘訴給 皇佛聽。猶記得,我是坐著轎子被抬離陰間,一下上山、一下又進入水域,而途中每遇一尊佛都見我靈魂跪地參拜(因為有的佛尊,我跪得很久, 皇佛可能見我一直不斷敘述還在跪著之類的話語,故叫我不要急,皇佛超有耐性的,那時我並不知道,每遇一尊佛其實都是在洗滌淨化此身)。參拜的過程中,祗見我靈魂之服飾也漸漸轉變,從白衣到後來著紅色兩截式古裝,頭髮也盤紮起來了,但是當我看到頻率出現時(中間還有很多過程,在此簡略),整個境界……不動就是不動,我的靈魂動不了,怎麼打? 經皇佛的現場指導,才知我被困在一蛇腹中,脫困出來後看到此蛇,還是打不了,突然眼界中見一和尚, 皇佛說那是 大地藏王佛,見祂手持木棍打過去,那大蛇變成小蛇,一下子就被 大地藏王佛給抓掉了。出家多年後,才知自己出家的宿命緣份,很多的因果業力,人人皆有,但很多的系統頻率,若天不借你法力,你是很難透過自己所持修的道行去面對,唯有法身、職級,才可以處理到背後的主業頻率系統。天之浩瀚,窮極一生也是不可能明瞭的。 皇佛的導引,何其有幸,我僅能以戰戰兢兢的心去面對,天所給予我的這份厚恩,心想,而我又能為眾生做些什麼呢……。

 

心念的傳達,天都知道~

關於出家……,其實我原本並沒有思及出家修行法,祗不過在皇教中,透過彌勒皇學院學習天眼的啟迪、解惑、解業的過程中,也感嘆著世人皆不知不識得此法之道,於是心中一念,想將法傳揚出去(當然那時有想到可去大陸傳法,因未出家前,每年都會隨著父親回鄉探親,其實也差點想住在那兒了) 。另外一點,即是感嘆著人世間密布著地縳靈、地煞的系統,而想要做點事。除此之外,皇教在十幾年前,用它是一個很窮的宗教團體來形容並不為過。於是乎,在心中就想著,每個月若能協助捐點錢,或者……,突然一個念頭,假如是需要此身才能幫得上點忙,出家未必不可。這念頭並未與他人分享,卻在靈眼及天眼的驗証中,天都知道。在靈眼驗証的過程中,透過開法老師的觀看,提到有一股金龍的能量,教導正在因站樁而半蹲得面紅耳赤的我,並對我說不是要去大陸嗎?而天眼驗証卻是皇母要我開啟第三隻眼, 那時不解呆望著  皇佛,心想,我不是就正在使用第三隻眼嗎? 皇佛要我去找歷生菩薩,才知原來是出家一事。天,都知道眾生在想什麼,也會應眾生所願所念,給予天啟或展現契機,就看機緣出現時,你會選擇那一條路?人生這一條路永遠都在選擇,每分每秒都在考驗著你的心智與抉擇,人常嘆處處考驗,真的是考驗嗎?其實就看你的目標與意志力了,否則你永遠不懂,也不明白。

 

與皇教結緣、聖書洗滌之力~

對於本來無鬼神、無信仰的我,來這除了練氣功養身外(那時並無修行的觀念),另外就是想要來解惑。決真師兄是我的同事,也是這位師兄介紹葉淂嫀師姐來為我做臉及調整經絡的。在做臉的過程中,她提及有學氣功一事(其實就是告訴你,她做的效果會比別人更好),另外也提到了 彌勒 皇佛。那時太極門、宋七力……事件正鬧得沸沸揚揚,當下我祗是淺笑回應,然而在心中卻莫名的催促著我要去報名,還十萬火急。那時不知為何那麼的衝動及興奮,不過讓我願意上神識潛能的課程,卻是因為看書及決真師兄的有問必答(在心中暗自佩服他確實有內涵,有學到東西),因此刺激著我拿起皇教的書來看。那時我的工作很閒,整個下午都可以看書,兩本書(超智慧進化、AI超能智慧)卻看了一個半月還看不完。因為,每看一段全身一直不斷的起雞皮疙瘩,當時不知那是聖書的淨化洗滌,祗知道它一直不斷的衝擊著我的思維。其實,我並不是真的無神論者,祗是敬鬼神而遠之。從小,各宗教都說神佛是慈悲的、可聞聲救苦,我不解,為何有那麼多的孤魂野鬼?他們很可憐,然而佛看不到嗎?土地公公聽不到嗎?那時不知地靈、地煞、地縳靈……。祗知道,小時的我每晚噩夢連連,時常夢到惡鬼在我家追逐著我,還有蜘蛛精等鬼怪。 從小最愛睡覺做夢,怕鬼,但愛在夢中飛行(被鬼追出來的)。一直到進入皇教上課後,透過  皇佛的開示教導,皇母夢中的引導,才開始於禪定靜坐中或於各夢境中,回到當時意境中處理,也才知身體為何僵硬?為何冰冷?為何噩夢連連……。我很感謝 皇佛給我這個法門,透過天給予的法力去修行,進而增強自己的道行,也才有能力去解開宿世業力之束縛,而這也是當有緣的信眾前來 皇母聖殿參拜時,或出去做大佛手弘法時,我最愛介紹 皇佛釋義下來的聖書、觀音心經等各經典及聖歌等。祂真的可以洗滌淨化此身及打開你思維的格局,甚至拔渡教導你的靈魂。有的人眼睛是愈看愈明亮,也有人可聞到從書中發出陣陣檀香之氣味……,當然,更不用提練功、參佛朝聖山等,甚或來學院上課的特殊意義了。

 

神蹟一:

我的身體,在三十一、二歲以前,就已經求醫約三年有餘,中醫、西醫、密醫、針灸、藥引、推拿、電療等,能做的皆不放過。然而身子骨卻是愈來愈僵硬,整個背嚴重的發炎,那時坐不到五分鐘、站不到五分鐘,對於愛好大自然山水的我簡直是一大夢魘。在當時,凡報名氣功者皆能獲得  皇佛親自拔渡祈福一次,我永遠記得當晚祈福回家出新店捷運站時,那市容街道乾淨到無法形容,比下過雨還乾淨,因眼睛明亮起來了,而背腰骨則是輕鬆了不少……,這是我第一次深刻的印象,對 皇佛的印象。之後隨著師父們去做大佛手、托缽弘法,自己有空時則透過經典、玄宇功去精進自己、練練腳力,現在站上一天也稀鬆平常哩!

我最怕腸胃炎了,一旦發炎起來上吐下瀉,有時三週了也不見得好,小時候常常睡到三更半夜,卻因胃食道逆流被嗆醒,很多東西不能吃。然而,來到皇教後,以「活得自然、自在」「活得健康」來形容,身體不是說不會病、不會痛,而是真的差很多。記得有一次跟著師父們大佛手回來後,腸胃炎又發作了,又吐又瀉的,但是因為時間太晚了,故想明早再去看醫生拿藥,誰知隔天肚子沒那麼痛了。然後又隔了一天,在沒看醫生沒吃藥的情況下,它就自己好了。之後,我很少會為了我的腸胃擔心,尤其現在連吃東西都不用忌諱,也不用挑呢,真的很開心、很感恩!

 

神蹟二:

記得有一次為了回家探望父親,那是一個颱風天,選擇那天回家實在是因為那段時間很忙,有個把月餘未曾探望了。那時紫竹林寺的觀世音皇母聖殿才剛建設完,平時師父們都外出弘法,山上師父僅留我一人,實在走不開,好不容易因颱風把師父們困在山上了,我趁機回家看看。說時遲那時快,因颱風吹斷了說大不小的樹幹,順著風勢直沖沖衝向騎機車的我,連人帶車整個被撞飛滑出去,心頭想著,這下應該是完了,刹那間天皇、皇母出現在我腦海……,我不知被拖行了多遠,等到定神定眼一看,我已經坐在滿是殘枝樹葉及樹幹還纏繞著的機車身上,神奇的是身上竟連一絲輕微的傷痕也沒有,鞋子及雨衣都掛了,心中充滿無限感激 南無  觀世音皇母,而我歷經這次的神蹟展現,也懂得更加珍惜此身。

 

神蹟三:   

母親是在我進入皇教前,以九十一歲高齡辭世,那時是在中國大陸南昌老家幫她辦的身後事宜。那時並不了解選墓地的重要性,那墓園在地方是當時規劃最好的一座,故選擇在那安葬。多年後,家母頻頻入夢,示意想要遷回台灣(一方面家父是葬在台灣吉地處,想與父親合墓;二方面大陸那墓地可說是亂葬崗之地煞,也因此經常會接到一些不對的頻率干擾而處理),此事一直掛念心中。多年後奉命駐守台中「玉佛寺」,想說,到任前運用空檔的時間,去圓滿心中所掛念之事。請示 皇佛恩准後,即著手處理。

不料,這十幾年大陸因建設更迭,已聯繫不到對方,心急如焚。那日在紫竹林寺,還在思考著此一事件,即聽到  皇母提及可找潘師姐。透過聯繫找到正在大陸工作的她,也將所欲託之事告知於她,潘師姐聽到此事,很熱心地一口答應。然而,眾所皆知,中國大陸幅員廣大,尋人何其困難。這事卻在當天兩個小時內, 皇母神蹟顯現,竟然就給聯繫上了。

其一,潘師姐辦公室有一職員,其前男友即是南昌人;其二,其前男友竟然剛從外地返回南昌工作三日;其三,其前男友聽聞此事,除了願意幫忙請假半日外,經地址核對後,竟是此前男友所住之大樓(這也太巧了吧);其四,確定大樓無此人時,經 皇母指點,可去探尋附近還未遷走之老居民,而當其前男友下樓尋找時,不遠處即看到一老人家,經上前詢問得知是老居民外,也認識我堂哥,另直言他就是在等候我堂哥家人到來(事情演變到這,真的讓我無話可說了)。無巧不成書,這個「巧」字除了 皇母顯神蹟、貴人前來相助外,也是安住我的心。人不論生前死後,住那裏、葬那裏,皆有其因緣果報,強求不來,而為了解開我心中所掛懷一事,特顯神蹟讓我明白此生應應眾生上。說神蹟,不論應我身還是他人身,數不勝數,然其背後之深意明白否?   

 

你相信什麼?「若引渡法引自空,萬語佛經一頁終,若生他相識不空,萬卷佛經亦難奈」(取自觀音心經)。於皇教十餘年,透過皇教弟子及善信大德之形形色色、來來去去的人,雖不至於說看盡人生,卻感嘆著人的意志力薄弱以及對神佛思維之偏頗。「龍華樹下坐,靜待有緣人」,皆為自渡,人心之貪,人心之執,常常忘本初心。一個天上的家顯現,讓我明白永生之靈魂。誰不怕死?但我卻明白魂歸何處。法身是最清楚自己的,尤其是弱點。在皇教要學會打仗,每一個人教導皆不同,我最怕屍體、僵屍、貞子……。記得剛進皇教,處理頻率時,你說天眼出現蛇啊蟲的,或於夢中出現妖怪、猛獸等,就打嘛!祗是打得過不過而已。但一旦出現我恐懼、懼怕之物時,打?我的心就在躲在逃了,怎麼打?法身為了訓練我突破恐懼, 記得有一段時間,祗要一打坐,貞子就出來。它不是祗有天眼看到,是連周圍氛圍磁場皆能感受得到,而它還不是一次出來,就像電影情節,一點一點……。你說打,但就是感受不到頻率,而祗要晚上一打坐,場景就變了,一直到我直視著那張曾經讓我恐懼到極點的臉及氛圍時,從此不見了。你問我來皇教做什麼?當時確實是為了學氣功養身,然而透過 皇佛的開示與教導和天啟的力量時,人世間的點點滴滴,對我來說已不是重點,當然我還是有七情六慾、悲歡離合,但知道此身之志為何?當我透過天眼、法身、諸神佛不同的教導,進入不同的時空軌道及各式情境時,你問我相信什麼?當我看到神佛已不是一尊木頭身而是活生生在我眼前,導引著我的智慧與眼界時,讓我明白「此身不為己有,此世不為己用,此心不為己智,此行誓成大業」這成佛之道時,你問我到底相信什麼? 此「人身」難得, 當你明白天為何? 佛為何?此身難得時,你還會在乎周遭一切事嗎?人間所遭遇的,不過就是生存之道、自然走向而已,何關乎修行啊?

 

後續~

玄宇功八八六十四招

皇佛神授祈福加持之力


回到BLOG